英语全球化 几家欢喜几家愁

Moderator: zengjunwei

英语全球化 几家欢喜几家愁

Postby jjjd » Sat Dec 27, 2014 4:50 am

  “英语已成为英语国家的人们面临的最新威胁!”当所有非英语国家的人忙着学英语的时候,英国学者却开始察觉到英语带来的语言危机。

  日前,英国语言专家大卫格兰多(David Graddol)带着他的最新报告《英语走向何方》(English Next)来到中国,该报告分析了目前英语在全球的地位,并尖锐地指出,英语在全球语言中的霸主地位虽为英国及其他英语国家带来了切实的利益,但从长远来看,英语也将成为这些国家经济、政治发展的阻力。

  如今,英语在语言中的垄断地位不容置疑。据统计,全世界有近3.8亿人将英语作为母语,约2.5亿人将英语用作第二语言,约10亿人正在学习英语。此外,世界上有60多个国家将英语作为官方语言,有85%的国际组织将英语列为通用语言。

  格兰多认为,由于英语的急速普及,对大多数学习者而言,英语已不再是一门外语,而是迅速成为一种普遍适用的基本技能。在中国和印度,说英语的人口已达到5亿,超过了世界上其他地方说英语的人口的总和。

  随着英语的全球化趋势,格兰多逐渐预见到英语的普及将给英语国家带来负面影响。据调查,2/3的英国人不会讲外语;在余下的1/3英国人中,精通一门以上外语的人占38%,精通两门以上的占18%,精通3门以上的仅占6%,大大低于欧盟国家的平均水平。

  “一旦人人都会说英语,招聘公司自然会倾向于选择那些同时掌握其他主流语言的应聘者,如汉语和西班牙语。”英国文化协会英语教学总监约翰·怀特海德(John Whitehead)说,“我们必须采取一些措施鼓励本国人学习外语,比如,大力推动英国的汉语教学,组织一些语言教学项目和师生交流项目。”

  格兰多在《英语走向何方》中也指出,英国人要想应对英语普及带来的威胁,最好的方法就是学习其他语言。“不过,我们也需要仔细考虑应该学习哪些语言。比如,汉语、西班牙语和阿拉伯语,因为它们将是未来世界上三大主流语言。”格兰多说。

  面对英语全球化热潮,当英国人为其在对外贸易、国际交流中可能丧失的优势地位担忧的同时,我国英语教育专家却认为这股热潮还应当“来得更猛烈些”。甚至有人提议要将英语作为中国的官方语言。

  国家英语课程标准研制组核心成员张连仲告诉记者:“我认为我国的英语普及程度还不够,英语教学的热度还可以继续升温。”

  清华大学外语系王宁教授也认为,将英语作为我国的官方语言之一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世界政治、经济、文化均处于不断融合与交流之中,我们对待语言也应当采取包容的态度。”

  不过,对于英语在我国的地位是否过高的问题,不少国内英语专家仍持保留意见。

  “英语教学在国内的热度需要降降温。现在不少大学生花费大量时间学习英语,反而荒废了自己的专业课。”北京大学英语系胡壮麟教授感叹,“学生应在专业课与英语学习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谈及将英语作为我国官方语言的提议,北京外国语大学陈国华教授明确表示,官方语言必须是该国绝大多数人口使用的本民族语言。在我国,英语只能作为学术性的工作语言,将其视为官方语言既缺乏理论基础,更没有先例。

  

  David Graddol简介

  David Graddol是英国著名语言学家,同时也是著名作家、播音员和研究员。

  David Graddol现任英国英语有限公司(The English Company (UK) Ltd,语言学习咨询和出版服务机构)董事长、《应用语言学》和《语言学与人类科学》主编、《语言规划与问题》和《视觉交流》编委等职。

  David Graddol曾在英国开放大学(Open University)教育与语言研究专业执教25年,负责开发英语学习方面的开放式学习资料和视听资料。20世纪90年代初,他曾作为英语教学项目顾问来华工作。

  1997年,David Graddol应英国文化协会邀请,完成了《英语的未来》(The Future of English)的报告,分析了英语在全球范围内的发展状况。

  2005年3月,David Graddle来到中国,为他的最新报告《英语走向何方》进行实地调查,今年3月,该报告在全球发布。

  

  

  中外语言专家看“格兰多观点”

  戴维·克里斯特尔(David Crystal)

  《剑桥语言百科全书》(The Cambridge Encyclopedia of Language)作者、英国语言学教授

  格兰多可能低估了英语作为主导性语言的发展前景。没有人能够确切知道英语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因为从没有任何一种语言和英语现在的状况相同。但所有迹象都表明,英语仍将不断吸引新的母语为非英语的使用者。我本人没有看出,在不久的将来,英语的发展会停滞不前。

  胡壮麟 北京大学英语系教授

  对于格兰多的大部分观点,我是赞同的。不过,他认为英语在中国的普及程度已让英语成为中国的第二语言,我并不认同这个观点,英语在我国仍是一门外语。此外,我认为,对于English Next这个命题,应该从多个方面去理解,比如它让人思考“英语的未来是怎样的?”;在英语之后还将出现哪些主流语种;英语自身也需要不断发展等等。

  王宁 清华大学教授

  格兰多的讲座是相当精彩的,正如他所说的,英语在全世界范围内普及了,那英语也就丧失了自己作为民族语言的身份。现在,英语出现了很多变种,印式的、中式的、新式的,甚至还有南非式的。因此,在全球范围内为英语设立一个完全统一的标准是非常困难的。其实,在英语教学中,教师不妨让学生适当接触和了解这些“民族化”的英语。

  黄震华 对外经贸大学教授

  对于英语热潮是否会导致“英语崇拜”的问题,不能简单地用“一把尺子”来衡量。我们应当分人群、分行业进行综合划分。现在,国内将英语教育作为一项产业来发展,但从教育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对英语过量的投入并不是一件好事。最迫在眉睫的问题是,我国并没有充足的英语师资。

  

  陈国华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

  格兰多所做出的一些分析、预测比较客观,且有充分的数据基础。原先,对于我国从小学开始普及英语的措施,我并不支持,听了他的报告后,我的观点有了一些改变。我相信,只要教育方法得当便有助于英语的学习,而且,从长远的角度看,人们从小学习英语对国家开展对外合作与交流是大有裨益的。

  

  张连仲 国家英语课程标准研制组教授

  目前,英语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良好的英语水平不仅是个人生存、发展的基本技能之一,也有助于中国在国际竞争中处于优势地位和强国地位。

  

  English Next《英语走向何方》中有关中国的重要观点

  

  在可预见的将来,母语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仍将是汉语,而且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外国人使用汉语。

  

  英语决不是全球商界的唯一语言。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汉语地位的稳步上升以及日语、大多数欧洲语言的相对下降。

  

  在亚洲许多国家(除中国外)、在欧洲以及北美,汉语正成为一种新的必须掌握的语言。

  

  下一次因特网革命将不是由英语谱写。虽然英语对于因特网的重要性没有下降,但是其他语言,如中文、俄语、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将会变得更加重要。

  

  在全球博客圈中,似乎每到周末,出现“西班牙语”和“英语”的次数就会减少,而出现“汉语”的次数则会增加。

  

  2006年,中国很可能成为高等教育的净出口国。目前,中国接收了大量的韩国和日本留学生,而且还在向泰国和印度学生频频招手。这种趋势将使学习其他语言(除英语外)的留学生人数大大增加。

  

  随着成为世界上学习英语人数最多的国家,中国正为亚洲的英语教学树立了榜样,也大大激励了那些学英语热情正在减退的周边国家。

  

  在亚洲各国能够熟练地运用汉语之前,英语仍将作为其与中国交流的主要手段。

  

  在应聘跨国公司或国际组织的职位时,来自中国等其他国家的年轻人比只会英语的英国人具有更大的竞争优势。
爱是一颗幸福的子弹
User avatar
jjjd
 
Posts: 39
Joined: Mon Apr 28, 2014 2:42 pm

Return to 谈天说地/Chatting room

Who is online

Users browsing this forum: No registered users and 1 guest

cron